辽宁清洁剂价格联盟

Esportist | 我的金环蛇灯还亮,但微动却坏了

电子竞技 2018-09-06 12:30:59

简介:专栏名字是随便起的,不要当真,但是这不影响我们对于每一个热点事件的专注。

「作者」:杨直,用理论冰冷地看待这个扭曲的世界


先是IPO,后是做手机,最近的雷蛇可谓是动作颇多,好不热闹。但热闹背后却隐藏着一丝尴尬,而这种尴尬也许是整个电竞行业都难以回避的。


我们先看雷蛇的IPO。11月1日,雷蛇在港启动IPO招股。尽管受到阅文申购冻资的影响,但截至上周五,雷蛇仍然获得了接近百倍的超额认购,冻资规模超过360亿。看似第一只电竞概念股很受追捧,但真的是这么回事吗?


日前,专注于电子竞技早期阶段初创企业投资的Deep Space Ventures 的管理合伙人Stephen Hays就电竞市场目前的投资现状发布了一篇文章。文中分析了全球范围内388 家投资了电子竞技初创公司的风险投资公司、天使投资人、加速器或者是战略投资公司。Stephen Hays称只有16%的投资者选择在多次投资电子竞技初创公司,而剩余的84%则只投资一次。


只有16%的投资者选择在多次投资电子竞技初创公司,剩余的84%则只投资一次。


考虑到天使投资人通常都是大型风险投资机构的合伙人,这些大型风投机构一般会随着融资轮次和融资额的递增加入到投资阵营中来。84%这个数字也许表明,即便电子竞技发展迅速,但仍未引起大型投资机构的过多关注,而这件事在融资上的影响相信不用赘述。进一步讲,这些只投资过一次的投资者中有明显的一部分对电竞领域并不熟悉。因此对电竞领域的投资相当于在不属于他们的焦点领域进行投资。


另一个有趣的现象是,只有6%的投资者来自亚洲。这与中韩两国电子竞技的火热程度形成了鲜明对比。


电竞投资者国籍分布图


因此,即便雷蛇在香港的IPO获得了超额的认购效果,也并不过多代表什么。一方面,作为第一只电竞概念股,对雷蛇的认购可能更多源于供需关系。毕竟对于新兴领域的投资越早越好。而比一级市场更加灵活的二级市场一直是投资者试水的好地方。


Stephen Hays也提到,由于缺乏具有固定节奏的投资者,频繁的单次交易式投资极有可能造成整个市场范围内的泡沫。而IPO又往往是泡沫由胜到衰的转折时刻。因此,超额认购中很难说存在多大比例的套利者。最关键的一点是,前段时间有机构指出香港股市整体的交易风格开始倾向于A股市场——买卖更加频繁。更频繁的买卖也会加速泡沫的破裂。


最坏的情况是,如果雷蛇——第一只电竞概念股经历了与Linux类似的股价大起大落的过程,那么势必会影响接下来资本市场对电竞领域的投资态度,而这对于非头部的项目和赛事来说,也许是致命的。


而在做手机这件事上,恐怕雷蛇要重蹈做电脑的覆辙了。


众所周知,雷蛇是目前市场上最成功的外设厂商之一。丰富的产品线让其同时占据了高中低档市场。并且如很多知名厂商一样,金环蛇、炼狱蝰蛇等王牌产品也帮助雷蛇树立了专业竞技外设的品牌。这些都没问题,也是雷蛇上市的基础。但资本市场看的是未来。在做电竞笔记本失败后,雷蛇又将目光投向了大火的手游MOBA领域,企图推出专业的竞技手机分一杯羹。


从硬件配置上看,雷蛇手机可能做到了最好的。目前最好的游戏芯片高通骁龙835、8GRAM、分辨率2560*1440、支持120Hz刷新率与高通Q-Synce显示技术的号称“专业电竞显示器”的5.72英寸夏普IGZO屏幕。电竞笔记本的套路被丝毫不差的用到了手机上。但行得通么?


让我们看看同样推出电竞专用手机的国产品牌vivo


vivo关于电竞手机的经验按照他们的说法有四点:网络、帧率、发热和续航。网路自不必说,由于vivo最先提供的是KPL的比赛用机,而KPL的标准是比赛中不允许出现哪怕一次延迟跳黄现象。帧数上,KPL的要求是稳定地保持在高帧数上。一个实际的情况是,大部分手机开局尚能稳定在60帧,但随着游戏进行帧数就会跌落到50、40甚至更低。至于发热和续航就不需要做过多的解释了。


vivo解决的办法是工程师进入比赛间,在选手的监督下实际体验上述4点要求。最终vivo解决了上述技术难点,并开发了可用于批量生产的成熟化解决手段。


对比vivo与雷蛇我们可以发现很明显的不同。雷蛇的高配置是一目了然的,易感知的。毕竟所有的产品信息都会出现在广告和包装中,而高配置在电竞的噱头下又容易让人信服。


vivo的技术优势却难以直观体验。换句话说,购买雷蛇的手机获得的满足感是实时的,而购买vivo的手机却像隔着一层玻璃,毕竟很多人会怀疑,真的会那么神吗?而且,vivo的大众用机也很难和比赛用机完全表现相同。


尽管这样,笔者还是相信二者的争夺会以vivo的胜利结束。原因很简单,vivo满足了用户明确知道的需求。对于电竞用户而言,归根结底,在价格合适的情况下,用户关心的是网络的稳定性、游戏的流畅性、画面的表现等竞技体验。对高配置硬件的选择也是出于此。做外设很成功的雷蛇不可能不知道,但问题是他没法落到实处,更没有能力解决。


一直以来,很多产品都借着电竞宣传自己,但都面临着和雷蛇类似的问题。在KPL第一届举行不久,由于移动电竞的概念被接受,因此短时间内市场里出现了很多专用产品。比如专用的屏幕清洁剂,甚至是游戏手柄。前者自不必说,靠着清洁剂能够让屏幕随时保持干爽顺滑听着就像化妆品一样不靠谱;而后者则更匪夷所思,竟然妄想用户改变已经养成的使用习惯。



究其原因,要么是对用户的需求不了解,要么就是了解了解决不了。手柄的例子属于前者,而雷蛇和屏幕清洁剂则属于后者。本来需求和供给的对接就像是两个盲人相遇,更多时候双方都是无意识地互相试探。双方对接的过程如此之难,以至于需求和供给的齿轮咬合后会带来了经济机器或者说商业机器的高速运转。



进一步讲,很多赛事的主办方在赛事中添加Cosplay以及其他综艺环节,熟不知观众的反应要么是好尴尬,要么就是没劲上厕所,还有很多类似的例子。这些费力不讨好的尝试不仅仅造成了成本上的压力,也逐渐让一些出资人失去了对电竞的兴趣。


因此不是雷蛇不灵了,也不是电竞不灵了。正如Newzoo的CEO说的:“电子竞技具备很强的产业粘合能力。能加速既有产业的整合。”电子竞技仍然会是好的载体,但随着用户变得精明而挑剔、投资者对这个领域了解更深入,那些想要借助电竞之势的人真要好好想一想。你,能带来什么?




推荐阅读

Esportist | 看着当下的孙宏斌,莫名的想到了王校长

Esportist | 规则正在改变

Esportist | 斗鱼兵行险着的背后


杂志购买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