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清洁剂价格联盟

“中国皮革之乡”告急!致癌物超标700多倍,村民已“无水可用”

财经网 2020-04-28 04:42:29


位于河北中部的无极县,历史上就有制作皮革的传统,改革开放以来皮革行业更是发展迅速,收入占全县财政收入比重逐年增加。


2017年6月25日,石家庄市无极县一处钉皮子的场地

                   

近年来,作为县里第一支柱产业,皮革产业支撑着县域经济“半壁江山”。而与皮革生产加工相伴而生的,是广受诟病的污染问题。当地皮革产业园的废液,给村民带来严重困扰。


事实上,污染带来的远不止“困扰”。

 污染


无极县皮革厂污染问题由来已久。


1996年国务院取缔十五小以后,无极县把之前生产皮革的个体户组织起来成立了企业。


20世纪末,当地皮革企业生产过程中产生的环境污染就已出现。二十多年的日积月累,使污染从隐忧变为触目惊心的现实。


2014年,央视曾对无极县渗坑排污进行为期3个月的调查。调查发现,贯穿河北无极、深泽等县的磁河已成为一条排污河。


早在1998年,由于磁河上游无极、深泽两县10余家企业排放的污水源源不断流入下游,河北省安国市9个村遭受严重的地下水污染。当时有3万人饮水困难,200名小学生因水污染无法正常上课。


地下水也未幸免。


2014年时专家推测,磁河地下水污染面积达近100平方公里。村民家的饮用水井里抽出的井水,颜色乌黑,在持续不断地抽一天后,才有稍微好一点的黄色水。环保部门指出,地下水一经污染很难治理,而且花费巨大。



由于河水和地下水均受污染,很多村庄陷入“无水可用”的绝望境地。


污染的最大源头,是无极县的近千家皮革生产企业:央视记者曾分多次对无极县的皮革废水进行了监测取样,送权威部门化验得出结论,皮革废水与附近村庄被污染的“黑井”污染物成分相符。


部分排污企业通过渗坑将废水一层层渗入地下水,一个渗坑被废渣填满后就再挖一个这种行为除对水质造成严重污染外,使当地土壤中的多项指标超标几十倍甚至几百倍。


排污渗坑(视频截图)


检测发现,磁河污泥中致癌的多环芳烃超标700多倍,重金属镉在磁河河道中均有发现,沿岸泥土中均有镉分布,超过三类土壤标准的30多倍,属于严重污染。


制革过程中,除了废水,还会产生污泥,达到一定量后,就会让人拉走,处理的方式就是掩埋,污泥比污水毒性还大。


环保部污染事故应急专家王金生坦言,饮用了磁河这样充斥着有毒污泥和废水的水后,污染物会随之慢慢进入人体,带来极大危害。


长此以往,不仅会导致“三致”——致畸、致癌、致突变,也会对当地的整个生态环境,包括动物、植物等产生影响,反过来又间接影响人的健康。


3年前,央视称,当地得癌症的人数在持续上升。


2年前,中国癌症村地图热传,河北至少16个村庄上榜,包括磁河两岸诸多村庄(西南留村等8个村庄)。


 治理


因污染而斥巨资进行的治理不止一次,遭受处分的官员也不止一人。


2003年7月,无极县37个不法排污的制革企业受到国家环保总局查处。这批制革企业污水处理厂处理能力小,生产能力扩大,污水却处理不过来,属于小马拉大车。


无极县环保局李占民书记曾表示,磁河污染从2004年就开始治理了,“企业实现了污水达标排放,每家企业都达到了国家二级排放标准”。

       

2006年,无极县老磁河综合治理工程及城市综合污水处理厂工程基本完工。


2008年,无极县再次对皮革企业开展了集中治理整顿专项行动。对传统落后的生产模式进行了改革,另外开始对各家污水处理厂进行升级改造。


此后的每一年,石家庄市都会对当地排污企业进行重点治理。


在2010年投资3亿元建设城市综合污水处理厂、皮革废水处理中心和城北工业区污水处理厂3项污水处理工程的基础上,2012年无极县又启动了投资1.7亿元的皮革污水处理厂和城市综合污水处理厂扩能改造项目……

             

 无极县城北工业区综合污水处理厂鸟瞰


2014年央视报道引起哗然后,齐盛皮革公司和金达明胶公司两家企业负责人被拘,县环保局局长、张段固镇镇长、七汲镇镇长被免。


可为何如今污染还是如此严重?


资料显示,无极县有大大小小皮革企业1000多家,从业人员12万人,年加工能力11亿平方尺。由于皮革行业排污量较大、污水成分复杂,主要成分又是重金属,目前几乎所有用于皮革加工的企业都会产生一定污染。



更重要的是,不法排污依然存在,污染的源头没有被斩断。


据央视3年前报道,有知情人士透露,无极县著名的齐洽村皮革厂的皮革废水稍加遮掩后即直接排入地下。厂主是河北无极县的人大代表,关系很硬,当地环保部门对该厂排污一事也一直保持沉默。


记者在调查期间遭到无极县环保部门的跟踪盘缠,还遭到排污企业人员的暴力阻挠。


央视将这一情况曝光,有关部门才动起来。但随意排放污水、倾倒危险废物的行为仍时有发生。


据工人介绍,制一吨革需要使用150吨左右的水。这些水里都有毒,如果按照要求处理,成本太高,企业无法承受,所以只能通过沉淀,或其他方式解决。


“其实当地环保局监管很严格,但不可能做到对所有皮革企业进行24小时看管。”工人透露,大多皮革厂的环保手续是完善的,“可污染现状同样存在。”


非法倾倒废液还会带来死亡事件

今年6月14日,有两辆套牌报废罐车从石家庄藁城区拉工业废液到无极县南滹沱河河套内排放。可在偷排过程中产生了有毒气体,导致正在偷排废液的5名人员吸入有毒气体中毒死亡。

                             


可想而知,这种工业废液危害有多大。有村民纳闷:为何石家庄的废液也拉到无极县来倾倒?


不少专家也在呼吁通过法律手段来解决污染问题,可环境官司陷入“立不了、判不下”的困局。


这与“地方保护主义”不无关系,部分地方政府因GDP的政绩导向,往往会左右官司走向。


河北马律师马倍战说,“无极县的一个环境纠纷,有个村有40多家制革企业,制革污水肆意横流,流到田地里致使玉米颗粒无收,后来这一纠纷没有立案,无极有关部门协调污染企业对各家进行赔偿了结。”


 未来

今年6月26日,石家庄市无极县无极镇东合流村,大量来自县里皮革厂的废水通过排污沟,源源不断注入沙坑、渗到地底。


一个多月前,沙坑里并没废水,但现在这个深度15米左右的坑已被填满。它们后期全要通过渗透和蒸发,来完成最终的归宿。废水坑中,十几棵杨树早已死亡。



沙坑里的废水,是通过一条约3000米长的沟渠排过来的,沟渠深度和宽度都有5米多。村民担心,输送过程中的废水,早晚会渗透到沿线农田里。


2017年6月25日,汇到无极镇东合流村的皮革废水


无极县环保局人士表示,这目前是最好的污水处理办法,而且所有废水全部经过处理,符合排放标准。但沿线不少村民觉得,水的颜色几乎没变化,还有刺鼻的气味。


值得注意的是,这些废水的源头,来自几公里外的张段固镇齐洽村。

                                            

作为无极县典型的皮革专业村,齐洽以河北齐盛皮革股份有限公司为龙头的制革、化工企业30多家,是无极的“黄金地”。


经查询,齐洽村党支部书记李白娃是河北齐盛皮革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之一。



今年1月,有报道称:为改善环境,该村充分利用“四清”场地,建游园绿地6处;积极探索建立农村垃圾收集和无害化处理长效机制,垃圾得到全面有效治理。同时,还引导农户使用太阳能、天然气等清洁能源。


 “下一步,村里将建一个占地40亩的皮革主题公园,在智慧街西侧建一条商业步行街,引进资本打造皮革主题乡村旅游。”齐洽村党支部书记李白娃说。


财经网(ID:caijingwangwx)出品,转载请联系授权。


(参考资料来源:凤凰财经、视觉中国、河北日报、第一财经、燕赵都市报、人民网、中国环境报、网易新闻、河北经济日报、消费日报